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深山里的留守女童足球队

发布时间:2016-07-25 11:49:53 点击数:

绿茵场上,挥洒汗水,笑容如阳光般灿烂;土房前窄巷里,落寞背影,独自颠球……

足球给她们打开了另一扇窗,让她们走出大山见到城市的日新月异,给她们提供了到城市发展的可能。更为重要的是,足球打开了她们封闭内心的一扇窗,让她们在和小伙伴的练习和嬉戏中变得阳光,也让她们在和城市孩子的比赛交流中变得自信

如果没有足球,她们不会如此快乐;如果没有足球,她们很难改变命运。

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是国家级贫困县,群山连绵,沟壑纵横。四百多年前,明末女英雄秦良玉嫁入此地,建立的“白杆兵”威震四方,一生戎马征战抵御外族入侵,成就了一段轰轰烈烈的巾帼英雄史;如今,在距离县城6公里的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山谷洼地里,三河镇小学女子足球队,一支几乎全部由农村留守儿童组成的“业余”球队,逆袭打败所有重庆城区强队,成为校园足球联赛市级总决赛冠军,在重庆和足球界名声斐然。

历史的偶然还是必然,人生的机遇还是挑战,没有人辨得清来路,也没有人道得明未来。其实不必过多在意所谓意义,只要足球能够带给这些农村留守儿童些许快乐,慰藉她们孤独的内心,便已足够。

  沉默的“马诗彤们”

三河镇小学女子足球队有56名队员,绝大部分为农村留守儿童,她们4年来每天训练2个小时从未间断,有的孩子训练后要走2个小时山路才能回家,踢的是几元钱一个的胶皮球,捐赠的皮质球和球衣只有比赛时才舍得用……

11岁的马诗彤是其中一员,她代表着“沉默的大多数”。

马诗彤的家是山坡上的一处土房,一间屋里堆满了土豆,土墙旁简易的鞋架上摆放着两三双有点旧的胶球鞋,屋内一扇裂了一条缝的门上写着“马哲希,大笨蛋”。7岁的马哲希是她的弟弟,他们的父母在浙江工厂里打工十年有余,奶奶余耀梅和姐弟俩相依为命。“马诗彤出生才50天,父母就去打工了,她是我用奶粉喂大的。她爷爷生前治病欠了几万元,她爸妈打工的钱都用来还债了。我在后山坡种了一小片地,加上我的社保600多元,养活我们三个人”,余耀梅说,因为从小缺少父母的爱,马诗彤脾气很大,甚至跟妈妈打过架,“我就是管他们吃饱穿暖,不敢说她,她会顶嘴,跟弟弟也总吵架。”

作为一名后卫,马诗彤说自己最擅长的是传球,偶像是梅西,还有一个偶像是队友李春菊。“我喜欢踢球,梦想成为一名真正的职业球员”,只有说到足球时,马诗彤晒得黝黑的小脸上才露出一丝笑容,一改平时的沉默寡言。在几天前与重庆渝中区大田湾小学的友谊赛中,身形瘦削、短发齐耳的马诗彤拼抢凶狠,吸引了很多围观小球迷的关注。没有人知道,马诗彤穿着的那双新球鞋还是姑父买给她的。

“没办法,她爸妈打工的钱要用来还债,我没有钱给她买球鞋和足球,踢球很费鞋,一年得四五双,她偶尔会提出想买新鞋,都是亲戚家给她买的”,余耀梅说,孙女踢球后朋友变多了,常聚在门前屋后一起练球,变得开朗了许多,“娃儿可怜,我们还是希望她开心,只要她喜欢,就让她踢球”。

几天前的友谊赛让女子足球队的20名孩子第一次坐上动车、第一次参观重庆市科技馆。陪伴孩子们的是渝中区20名爱心妈妈。马诗彤的爱心妈妈杨静说:“这个孩子话不多,但心思很细。我累了在车上斜靠着,她马上就过来问我哪里不舒服。她其实挺黏人的,能感觉到她平时缺乏爱和关心。”杨静给马诗彤拍了很多照片,加了她的微信,还邀请她下次再到重庆主城区来玩。一部国产品牌的智能手机,是马诗彤的爸妈送给她的“奢侈品”,来重庆主城区两天,她拍的照片已经占满了内存。

11岁的长发姑娘马红是马诗彤的好朋友,她和9岁的妹妹与外公外婆生活在一起,也是个一说话就脸红的孩子,偶像也是队友李春菊。马红三年级就被选入校队,但是妈妈反对她踢球。“四年级就没踢了,我常去球场看她们练习,捡场边的球偷偷颠几下”,马红说,为了让妈妈准许她踢球,她把考试成绩从第17名提高到前5名,所以五年级又重新回归校队。“一年没练,踢得不好,以前是主力,现在只有更加努力练习。上次拿冠军的比赛,上半场我们比分落后,大家都哭了,下半场5:2胜出,大家又哭了,摸着那个奖杯,心里太高兴了”,马红说。

10岁的丁小娟也是个不爱说话的孩子,总是问三句答一句。第一次坐动车,她只说了一句“好快好神奇,感觉像没在动一样”。出发前,62岁的奶奶黎远珍带着不满7岁的弟弟来给她送行,奶奶给了她210元零花钱。“她才一年级,爸妈就去福建莆田的鞋厂打工了,一个月寄回来500元,家里才盖了房,还欠着几万元。她喜欢踢球,下雨天我叫她别去了,她还是要去。学习成绩是班级第1名,6岁就会照顾自己做家务,踢球后还比以前更听话了”,黎远珍说。丁小娟说她的梦想是“踢得和李春菊、陈宇婷一样好”。

不爱说话的还有长着一对浅浅酒窝和大长腿的冉玉凤,本来练短跑的她找到老师要求进了足球队。身体好、速度快、爆发力强的她成为队里一名出色的前锋。冉玉凤的爸爸冉虎早年外出打工因建筑事故导致双腿残疾,全家老小五口人都靠低保和在广东打工的妈妈赚钱养活。家附近一条窄巷因为僻静成为冉玉凤练球的秘密基地,每天她都在这里独享足球带来的快乐,学校发的球服几乎天天穿着舍不得脱下。因为足球,以前很少笑的冉玉凤的脸上也开始时不时露出好看的酒窝。“我现在走路都困难,家里还有玉凤快满80岁的爷爷和刚满3岁的弟弟,她很懂事,每天训练回来六点多,还要帮着家里干活”,冉虎说着,撩开裤腿露出几道长长的骇人的伤疤,小腿肌肉明显萎缩。

马诗彤、马红、丁小娟、冉玉凤、马琴……绿茵场上,挥洒汗水,笑容如阳光般灿烂;土房前窄巷里,落寞背影,独自颠球。她们的沉默源自留守儿童这一特殊的成长背景,她们的父母因外出打工没有陪伴其成长,甚至几年才能见上一面,长期疏离导致内心隔阂。然而,足球却给她们打开了另一扇窗,让她们走出大山见到城市的日新月异,给她们提供了到城市发展的可能。更为重要的是,足球打开了她们封闭内心的一扇窗,让她们在和小伙伴的练习和嬉戏中变得阳光,也让她们在和城市孩子的比赛交流中变得自信。

活泼的“马灵巧们”

和沉默的“马诗彤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个别十分活泼的“马灵巧们”,尽管都是农村留守儿童,但同样敏感的内心却生长出不一样的花朵。

马灵巧性格泼辣,伶牙俐齿,看上去很快乐,也很开朗。一岁不到的时候,马灵巧的父母就到温州打工,最近一次回来还是3年前。“他们不让我踢球,每次打电话回来就罗里吧嗦地让我别踢球好好学习,我就答应,然后继续踢,反正他们也不在,管不了我”,马灵巧说。一个黄色的旧皮球是她的心爱之物,这是在川北医学院读大二的哥哥送给她的礼物,她每天都要和同为足球队队员的表妹张婕一起踢球。张婕也是一名留守儿童,父母都在重庆打工,每年过年回家一次,平时她和爷爷在家。小姐妹俩形影不离,家里厨房的空墙、家门口的院坝,到处都是她俩的练习场,见到路边石子就踢的她们,鞋的前面总被磨出毛边。

70岁的冯文生是马灵巧的奶奶、张婕的外婆,她对家里白墙上的黑球印毫不在乎。她说:“只要她高兴就好,她爸妈打了10年的工才买了这套房子,以前我们住的地方要走3个小时的山路。她哥哥在读大学,家里负担重,我在老家还种了一些土豆、辣椒和玉米,隔几天我就得回去一趟,种种地,再背一些菜回来吃,就省下了买菜和米的钱。”

奶奶回老家种地收菜的时候,马灵巧就独自在家,洗衣、做饭各种家务活十分熟练。“我忙得很,要学习,要踢球,还要教那些小孩子踢球”,马灵巧略有点得意地说。副班长、9岁以下男子低龄组的助理教练,身兼多职的马灵巧还保持着前10名的学习成绩。“我的偶像是梅西,我想成为中国的女版梅西。还有C罗、郑智,中国女足的孙雯和徐媛,徐媛还来过学校教我们踢球呢”,个头瘦小的马灵巧说,她颠球能一次150多个。

管理着一群9岁以下的顽皮男生,马灵巧很有办法。“不好好踢的就罚他们围着操场跑圈,再不听就靠边罚站看别人踢,他们个头都比我高,但是都听我的,有点怕我”,她说。在学校的走廊里,一字排开孩子们用踢破的足球作为花盆种的绿植,有的挂了串珠,有的用彩笔写着“三河加油”“好好踢球”等字样。马灵巧指着其中绑着粉色蝴蝶结的说:“这是我种的,好看吧?我每天有空都要来看看它长得好不好,你看那盆,土都没了,也没人管。”采访的3天时间里,马灵巧是出现在记者视野里频率最高、话最多的孩子,还时不时开玩笑调侃记者。对于要强的她来说,更多关注的目光、更多肯定的话语,也许可以帮助她克服那些独自在家的日日夜夜里的孤独与无助。

同样开朗的还有9岁的秦佳琦,她是三河镇小学女子足球队低龄组的队长,爸爸在苏州打工多年,妈妈前年从打工地回到老家,独自照顾她和妹妹还有两个表弟。“我妈最开始不让我踢球,说女孩子晒得那么黑不好看,又说踢球影响学习,她让我学跳舞,可是我不喜欢啊,我就喜欢射门的感觉”,长相白净清秀的秦佳琦说,经过软磨硬泡,妈妈答应她只要考试成绩进入前10名就准许她踢球,最终妈妈兑现了承诺。

秦佳琦的妈妈刘兴燕说:“我一个人带四个孩子,还有一个奶奶,想让她帮帮我,也不想她因为踢球影响学习。但是没办法,她喜欢啊,不让她踢就天天闹。”刘兴燕前不久去回龙中学观看了女儿的足球比赛,比分7:1,秦佳琦进了3个球。“我跑累了,站在球门前休息,妈妈还说我偷懒,说我没有‘黑妹’谭斯琦踢得好”,秦佳琦不服气地说,但仍对妈妈态度的改变感到高兴。

守门员刘冰冰虽然才9岁,却比同龄人高出一大头,更难得的是,她是女子足球小学队里很少见的能侧扑的队员,成为重庆主城区足球实力强队所在小学争抢的对象。问及她对自己的评价,刘冰冰说:“有些球,可能只有我能扑出去。”这个自信的女孩总是有说有笑,和比自己低一头的队友们手挽手地走在一起。

马灵巧、秦佳琦、刘冰冰……这些活泼开朗、自信积极的孩子,从表面看,几乎无法分辨其农村留守儿童的身份印记,她们用积极争取、努力奋斗和明媚的笑容掩盖了内心的失落,足球让她们更多地关注着另一个更广阔、更快乐的世界,去冲淡留守在家的寂寥和落寞。

走出大山的“小球星们”

李春菊、陈香伶、陈宇婷、谭斯琦……这是记者采访中听到孩子们说到最多的几个名字,这些被重庆主城区学校看中的队员是她们心中名副其实的“小球星”。一年多以前,隶属于大渡口区的绿茵足球俱乐部和马王小学向她们抛出橄榄枝,让她们以借读的方式,在马王小学接受更专业的训练。

在重庆火车北站广场,为了和队友们一起迎战大田湾小学足球队的四位“小球星”汗流浃背地赶来,平均年龄10岁的她们自行乘坐轻轨来和队员们汇合,满脸都是重逢的兴奋与喜悦。

11岁的李春菊是三河镇小学很多孩子的偶像,作为前锋的她不仅脚法精细、射门能力强,还很善于给队友助攻,球场上的意识和感觉非常好。她也是一名留守儿童,父母都在广东打工,老家只有奶奶,到学校要走两个多小时的山路。球场上冷静沉着的她也不爱说话,只说“踢得一般吧,梦想是成为国家女足队队员”。校长孙晓鸣说,去别的学校比赛,还有小球迷来找李春菊签名。

三河镇小学四年级的男孩陶松也喜欢踢球,他说“C罗和李春菊是我的偶像,我要向她学习”。

同岁的陈宇婷的偶像是梅西,但她从未在电视上见过梅西踢球。她的母亲在石柱县打工,父亲在贵州和浙江等地辗转打工。“希望能看一场真正的足球比赛,自己能参加更多足球比赛,长大后进入国家队成为一名专业运动员”,她说。

12岁的陈香伶是孩子们中较为成熟的代表,她的父母都在贵州修高速公路。“妈妈最初不同意我踢球,后来知道可以到重庆读书才支持的,我的梦想是将来能当足球教练”。虽然踢的是中卫,但是在校园足球联赛市级总决赛那场比赛中,她独中三球。陈香伶是一个严格的球场组织者,对于和大田湾小学足球队的友谊赛,她不太满意。她说:“我们发挥得不好,队员们只知道往前带球,没有传球配合意识。”

队员们口中的“黑妹”指的是9岁的谭斯琦,她是一个速度很快、爆发力强的前锋。“黑妹球踢得好,就是老喜欢惹哭别的队员”,秦佳琦说。调皮的“黑妹”也很爱美,被队友揭发在重庆主城区学校每天学习和训练后总要敷面膜。她的母亲和继父在石柱县打工。“我没有别的梦想,我只想成为国家女足队队员”,短发、黑瘦的谭斯琦说。

三河镇小学校长孙晓鸣说,农村孩子很难通过联招就读重庆主城区学校,当地的女孩子初、高中毕业后往往会出嫁或外出打工。有个成绩较差的练田径的女生,因为踢球好被重庆初中组冠军所在的37中选中成为主力队员,以后有机会上大学,如果不是足球,她可能只能成为一个打工妹。“通过足球,山里的孩子多了个机会到城里上学,即便最终没走上专业球员的道路,人生也会不一样。李春菊、陈香伶、陈宇婷和谭斯琦还有很多优秀队员,很多重庆的重点学校都抢着要”,他骄傲地说。

举债修球场的孙校长和“业余”的教练们

三河镇小学位于龙河河畔、万寿山脚下,群山环抱中的学校有着一片显眼的人造草皮的非标准五人制足球场。对于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乡镇小学来说,略显“奢华”。这是孙校长举债修建的,用了4年时间直到最近才还清欠款。

“2012年前,孩子们都是在水泥地上踢球,尘土飞扬,容易受伤,我给孩子们承诺,一定要给他们修个球场,现在也算是说话算数”,孙校长说,把足球作为学校的特色发展方向,一方面是足球可以让留守儿童更加快乐性格更好,另一方面是提供了走出大山去主城区上学的机会。

三河镇小学学生1000余名,其中60%是留守儿童。“加上60多个老师,最初看球的不超过10个人,现在几乎人人爱足球,班级有班队,学校有校队,经常有班级联赛、校级联赛”,孙校长自豪地说。

没有专业教练,甚至还有从语文老师转行来教足球的。魏小光原本学的是田径,3年多来边学边教。“刚开始哪里想到过能拿到重庆第一,进入决赛就觉得很意外了,孩子们确实不容易,我平时对她们也很严格,她们从最开始每天哭两三次,到现在很少有人哭。有的孩子摔破了膝盖,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照样说没事接着练。我心里很为她们骄傲”,不善言辞的魏小光说,每天下午三点半到五点半训练,无论天气或假期,从未间断,训练强度非常大,但没有一个孩子放弃。

“守门员马星,有一次打完片区赛说手疼,我没在意,她还在坚持训练,还在侧扑,我带她去检查才知道骨折了。一个多月啊,得多疼啊,这孩子就这么忍着”,硬汉魏教练说到这里也有些动容。

魏小光说,孩子们平时踢的是几元钱一个的胶皮球,皮质球只有10个,比赛时才舍得拿出来。前不久重庆的学校和机构给他们捐了30多个皮质球,平时也是锁着,钥匙在教练手里,重要的训练和比赛才开锁取球。

“农村孩子能吃苦、不服输,但是留守儿童团队意识缺乏、有的性格孤僻,足球是一项团体运动,能明显感觉到孩子们的笑容多了,话也多了”,孙校长说。让魏小光高兴的是,马诗彤以前问她都不怎么理人,现在还会主动跟教练开玩笑了。

5月31日,三河镇小学女子足球队来到重庆市主城区的大田湾小学举行联谊赛。大田湾小学是全国足球重点学校,在2015年的校园足球联赛市级总决赛中,三河镇小学队逆袭打败大田湾小学队夺得冠军,比分5:2。有着20年足球执教经验的教练高昌海说,这些农村娃娃表现出来的坚韧不拔和不怕吃苦的精神令人敬佩,值得城市孩子们好好学习。大田湾小学女子足球队守门员王馨一说,“对方守门员太厉害了,很多球如果换作是我已经被破门了。”队长唐心雨说:“她们踢得很好,传带球的技术非常棒。”

两天的城市之旅让三河镇小学女子足球队的队员们度过了一个意义非凡的六一儿童节。如今,她们已回到约两百多公里外的石柱县,又回到踢球、学习的日常生活之中。正午时分,烈日当头。马诗彤、马灵巧、冉玉凤等自发来到操场练习绕桩、折返跑、颠球等。50×8折返跑,冉玉凤只用了1分32秒……